RSS订阅
复制 关闭

大江东:都说上海团代表议案质量高,咋炼成的呢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8-03-14 17:15

大江东.jpg

 3月14日中午12点,是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代表提交议案截止时间。上海代表团代表共提出议案21件,全部被大会接收为正式议案。上海代表议案向有质量高、视野广之誉,大江东工作室决定认真观察:这些议案究竟写了啥?

东姐梳理了21件议案,列出几个热词:“道路交通安全管理”、“长三角一体化”、“金融风险防控”、“信用体系建设”、“长江经济带”、“未成年人保护”,都是改革难点、民生热点。别看这些词儿“高大上”,代表们写进议案的内容,可都和我们日常生活密切相关,代表们针对社会经济发展的瓶颈,提出可操作方案,这些意见、建议,说不定哪天就会出现在某部法律、法规里呢!

 前几天,东姐介绍了关于长三角一体化的议案、提案和建议,今天再盘点一下其他议案,看看哪些会触动您呢?

网约车、共享单车、无人驾驶蜂拥而至,法律滞后怎么办?三位代表关注修改交通法

图片 1.png

陈靖代表(右)和陈鸣波代表一起讨论议案。 赵昀摄

21份议案,民生问题是关注焦点,包括个人信用保护、生物安全、征信体系建设等等。值得一提的是,三位代表提交了同名议案——建议修改道路交通安全法,不约而同关注共享单车、无人驾驶汽车时代的制度供给。

上海市经信委主任陈鸣波代表关注立法如何跟上科技迅猛发展新时代。在他看来,无人驾驶技术发展很快,制度供给跟不上技术创新速度。尽管,上海等城市已经发出了无人驾驶汽车测试牌照,但实际上,无人驾驶汽车上路实验还存在与上位法抵触的问题。比如车辆驾驶员默认为自然人,可无人驾驶车没有驾驶员,怎么办?交通法规定车辆不能改装,那么装了雷达等系统的无人驾驶汽车都不能上路。

陈鸣波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对现行《道路交通安全法》进行修订或提出临时保障措施,授权国务院及相关部门、地方政府,对经过改装、并载有无人驾驶控制系统的车辆给予临时上路许可,逐步开放半封闭半开放公共道路测试、划定一定城市道路及高速公路进行全开放测试。

上海市人大常委会秘书长陈靖代表关注面较广:现行《道路交通安全法》2003年审议通过,2007和2011年进行了两次“小修”。这些年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交通领域发生革命性变化,网约车、共享单车、分时租赁及无人驾驶汽车问世,而现行法律有些滞后。

“比如电动自行车越造越大,越开越快,但处罚标准很低。有交警告诉我,在处罚违法电动车骑行人时,违法者根本不在乎,觉得多违法几次也无所谓。再如,民众交通信息缺乏保护,一些租车公司将用户信息大量泄露,监管部门缺乏执法依据。”陈靖代表呼吁,上位法能否充分吸收地方交通管理和立法经验,通过修法,加大制度供给,促进这些新兴领域(行业)合法合规发展。

上海富申评估咨询集团董事长樊芸代表则重点关注网约车冲击波下的法律完善。“2016年,国家层面关于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和网约车管理办法的两个文件出台,过了一年半,各地落实推进网约车新政的速度和力度不一,个别网约车平台违规运营依然严重,正规出租汽车企业和从业人员遭遇不公平竞争。”她建议,全国人大对《道交法》进行修订,成立专项工作小组开展调研,重点研究扩大法律覆盖领域,将道路客(货)运的基本原则纳入《道交法》条款。

聚焦改革,防控风险;打击地下钱庄、设立《财政法》等议案成热点

图片 2.png

陈晶莹代表在上海代表团开放日上发言。赵昀摄

上海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院长刘小兵代表关于制定财政法的议案,得到代表团30多名代表附议。

他认为,我国有关财税领域的法律法规数量巨大,实践中存在众多问题:财政类法律过少,规范性不足,财政类规章数远多于法律数;财政类法规不系统,各财税法规之间关联性与衔接不够严密;财政立法尚未覆盖全部财政资金。

“划时代的改革开放,始于财政体制改革。今天,改革开放亟待深化,财政改革仍应率先寻求突破,与改革初期‘摸着石头过河’不同,应当以法治思维指导财政改革,实现经济协调发展、社会和谐进步。”刘小兵说,“明确财政深化改革的思路与路径,显然财政领域的法制建设是核心,没有‘法制’哪来‘法治’,而财政基本问题的法律界定是核心之核心。因此,必须尽快出台《财政法》。”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当前我国经济金融风险总体可控,要标本兼治,有效消除风险隐患。在代表议案和建议中,有不少涉及金融风险防控。

农工党上海市委副主委、华东政法大学副校长陈晶莹代表递交了关于修改刑法的议案:从目前有关惩治地下钱庄的司法实践看,现有法律规定及司法解释已不能满足打击地下钱庄案的需要,对犯罪分子难以起到震慑作用。

她指出,根据非法经营业务不同,地下钱庄分为三类,包括支付结算型、外汇经营型、以及洗钱型;智能化、组织化程度越来越高,隐蔽性、预谋性越来越强;涉及经营金额巨大,影响不断扩展。2017年,国家外汇管理局和公安部联合破获仅汇兑型地下钱庄案件就近百起,涉及金额数千亿元,行政处罚超2亿元。

地下钱庄案件的定性、入罪和量刑调查取证难,定洗钱罪证据取得也难,适用非法经营罪往往有重罪轻判之嫌。法规有疏漏、使用有偏差。她建议修改《刑法》相关条款,明确洗钱罪量刑,完善洗钱罪的认定标准和主管构成要件。

除了议案,代表建议中也有不少关注金融风险防控。立信会计事务所首席合伙人朱建弟代表建议,设立互联网金融从业人员职业资格,加强行业队伍职业化,切实防控和化解互联网金融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