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九龙治水”咋破?三江源国家公园出招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8-01-11 23:08

人民眼

多年以前,仁青多杰和李才让措“井水不犯河水”。

让措长多杰两岁,自打2000年参加工作,就一直在青海玛多县农牧系统草原监理站,“草原监督执法、打击破坏草场行为,是我的职责。”多杰曾在县国土系统任职,“管的是土地、矿产,打击非法占地、盗采是我们的事儿。”

如今不一样,国土、环保、水利、林业等县级主管部门一体纳入三江源国家公园黄河源园区管委会,整合为生态环境和自然资源管理局;县森林公安、国土执法、环境执法、草原监理、渔政执法等执法机构,也整合成管委会辖下资源环境执法局一家。“九龙治水”变“攥指成拳”。仁青多杰和李才让措,分任资源环境执法局执法大队队长和副队长。

VCG111127384653.jpg

黄河源头玛多县境内的湖泊。   人民视觉

“大部门制”剑指“九龙治水”

2016年3月5日,中办、国办印发《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三江源成为我国首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青海果洛、玉树藏族自治州的4个县及可可西里地区总面积12.3万平方公里的区域被纳入试点范围,玛多也在其中。

这一年6月,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正式挂牌,长江源、黄河源、澜沧江源三个园区管委会一并成立。“黄河源园区范围包括玛多县大部分地区,县委书记任园区管委会党委书记,县长任主任”,身为分管副县长的甘学斌兼任管委会专职副书记、副主任。水利、环保、国土、林业等县级主管部门也一体纳入管委会,整合为生态环境和自然资源管理局。

“体制改革改什么?改九龙治水、条块分割、政出多门。”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李晓南用一句话概括,“过去谁都在管,谁也管不全,谁也管不到底!”

没有现成经验,没有借鉴模式,青海大胆“破冰”。对长江源所涉治多县和曲麻莱县,黄河源所涉玛多县,澜沧江源所涉杂多县进行“大部门制”改革,将县级主管部门和执法机构分别整合为管委会下设的生态环境和自然资源管理局、资源环境执法局。同时,地方党政领导“双肩挑”,明确了管委会和地方政府权责。

“我们实行双重领导制,以国家公园为主。”三江源国家公园长江源园区曲麻莱管理处生态环境和自然资源管理局副局长拉加告诉记者,原来分散在县里各主管部门的职能如今整合到该局,该局人员关系上隶属于国家公园,同时又负责包括国家公园在内的全县土地预审、不动产办理、环评验收、水土保持等职能,“一个部门统一管理自然资源资产,同时人又隶属国家公园,在处理地方政务时比之前更具独立性。”

三江源国家公园长江源园区曲麻莱县管理处的生态管护员准备出发巡线(本报记者姜峰摄).jpg

生态管护员准备出发巡线。 姜  峰摄

“干不好就担责,‘皮球’还能踢给谁?”

实际效果如何?

首先,效率高了。“大部门制”改革不到一个月,黄河源园区管委会资源环境执法局执法大队即破获一桩盗采砂金大案。

“下午两点接到牧民举报,玛多县花石峡镇吉日迈村深山处的河道‘金窝子’,有不明人员在采金。”职责所系,不用知会其他部门,更不能“扯皮”,仁青多杰当即带领执法大队人员赶赴现场。

“吉日迈村距离县城100公里,村里到案发地还有十几公里,而且不通路,赶过去得花四五个小时。如果按照往常的执法效率,可能‘黄花菜都凉了’。”傍晚时分,仁青多杰一行赶到案发地,将非法采金者打了个措手不及,“作案人员帐篷里的被窝都是热的,全部行李也都没来得及带走,我们将赃物移交公安,很快将这批非法采金者全部抓获。”

其次,权责清了。“打个比方,以前搞自然保护区,地方政府还能‘踢踢皮球’,毕竟你是你、我是我,甚至做出一些违规的举动,反正我又不听你管。”玛多县委书记何海燕直言,“如今国家公园所涉4县,全部由县委书记出任管委会或管理处党委书记,县长任主任,分管副县长任专职副书记、副主任,‘一二三把手’都是‘双肩挑’,‘地方官’也得为国家公园‘守门’,干不好就担责,‘皮球’还能踢给谁?”

“权责明晰,制约到位,国家公园创了个好制度。”拉加透露,最近当地一个建设项目就在国家公园外被“挡”下了。“要是在过去,大家都是县里的干部,县上要发展项目,谁也不好说啥。现在大家隶属于国家公园,同时又承担全县的审批权,话语权大大提高了。地方上的领导也是‘双肩挑’,做项目搞发展不能忘了国家公园管理者的身份。”

随着保护力度的加大,藏羚羊的身影如今在可可西里随处可见4(本报记者姜峰摄).jpg

 随着保护力度加大,藏羚羊活跃在可可西里。姜  峰摄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人民眼工作室 何聪 姜峰 王梅 王锦涛)

责编:陈婉昭

展开全文

关键字